当前位置:首页>著作刊物>《休闲·榜》第三期
  • 巅峰旅游参与运营管理的景区已经达到60余家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休闲·榜》第三期

更新: 2013年03月26日标签: 巅峰智业,成果,著作,论文,研究报告 著作刊物点击量:

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人在节日活动中既想得到过去记忆的抚慰,又对一成不变感到不适。既希望可以回望传统文化,又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既希望可以模仿其他国家,又对他国文化水土不服。这种纠结与彷徨,反映在节庆活动,以及节庆活动的主办者身上,体现出来的就是左右为难。于是,“拉动经济”甚嚣尘上——这是一个最直接也是最简便的主题,但让所有人都有些失望。

在崔健的歌里有一句“你快乐吗?我很快乐。”快乐,是与幸福齐名的人类两大需求。

现在,快乐不仅成为了文学、音乐中反复出现的主题,也是当今理论界炙手可热的论题。

1988 年,美国经济学家西托夫斯基在其著作《人的欲望与经济满足》中提出“如何将快乐引进经济学”。他指出:文明的意义在于,它能够在暴力和辛苦劳作之外创造令人刺激的活动;能够发展出进行并享受这些活动所需要的技能;也能够提供学习必要的技能和纪律的教育。这不仅道出了“休闲”的意义,也道出了节庆活动的内在价值。

节庆活动,自然是属于快乐经济领域内的。它符合人们的多重需求:既有物质又有文化,既有个性又有共性。人们在节日里既可以体会到每个节日的独特性,又可以与众人一起欢庆,而且时间恰好在一个短暂的区间里,可以激发出消费的欲望。按照行为经济学的一般观点,普通人并不具备“理性经济人”假设的充分条件,而表现为有限理性、有限意志力等特点,这可以说明消费者常常被商家诱导购物乃至过度消费等现象——在节日期间人们的消费表现同样“过度”,只是还没来得及为冲动消费后悔,节日已宣告结束。于是,买下的产品成了某个节日的纪念品。纪念品可以无论快乐的价值,只看是否可以唤醒记忆。

但现在的节庆似乎又不那么快乐。原因种种,在本次的榜单与封面文章中多有阐述。但我认为,除了里面的种种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中国人对自我身份的迷失。

中国社会的快速发展,使得中国人在节日活动中既想得到过去记忆的抚慰,又对一成不变感到不适。既希望可以回望传统文化,又对传统文化一无所知。既希望可以模仿其他国家,又对他国文化水土不服。这种纠结与彷徨,反映在节庆活动,以及节庆活动的主办者身上,体现出来的就是左右为难。于是,“拉动经济”甚嚣尘上——这是一个最直接也是最简便的主题,但让所有人都有些失望。

如何改变现状?理论上很简单:专注于快乐。但做起来,很难。体制、观念、操作层面,处处是阻碍。

凯恩斯在1932 年发出了他的惊世预言:“那些经过无数代的培养,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是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本能,要在几十年内悉数抛弃,以使我们脱胎换骨、面目一新,是难乎其难的……当从紧迫的经济束缚中解放出来以后,应该怎样来利用它的自由?科学和复利的力量将为他赢得闲暇,而他又该如何来消磨这段光阴,生活得更明智而惬意呢?”似乎诘问的包括所有在场的中国人。

但同样是那个西托夫斯基,在提出了“无快乐的经济”的种种现象以后,他还是乐观地宣称:如果我们享受闲暇的教育和我们的闲暇时间同步推进的话,文明的不断进步将会促进我们的幸福。

潘多拉的盒子最后留下的,终是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