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著作刊物>《回归价值》
  • 巅峰旅游参与运营管理的景区已经达到60余家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回归价值》

作者: 高炽海更新: 2013年12月25日标签: 巅峰智业;专家;著作;刊物;高炽海 著作刊物点击量:

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高楼林立,道路宽敞,绿树成荫,霓虹闪烁。然而,这不是中国。中国更大的面积在中心城市之外,更多的人与这些城市无关。离开北上广,哪怕只是不小心到了郊区,你会看见另一个社会,仿佛是另一个“子国家”。它们和他们,才是中国的主体。
《回归价值》

今日之中国,与1978年开启现代历史进程的中国已截然不同。这种不同,很大程度上并不在于物质基础、消费方式的不同,而在于道路抉择的境遇不同。33年前,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与世界接轨是**的道路,单纯、慌乱,却没有争议。33年后,我们不知如何抉择,社会的觉醒伴随着一盘散沙的现实和启蒙未竟而逐渐走向没有共识的迷茫。

本书无意针对中国问题的全局,副标题中所谓的“中国问题”,实际上都指向中国的区域发展问题,也即是各级各类“地方”的发展问题。在这一领域,问题至少有:房地产价格,土地财政,地方事务运行,官民关系,区域社会及文化现实,生态状况,区域开发与发展道路,等等。这里,有些问题在北上广深等中心城市矛盾突出,比如房价高企;有些问题在低层级地方(如次级城市、县域甚至广袤的乡村)矛盾突出,比如地方事务运行困难、文化凋敝、生态破坏严重;有些问题在各级各类区域均矛盾突出,比如土地财政的巨大风险和危害、官民对立、区域发展道路狭窄且单一同质。

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高楼林立,道路宽敞,绿树成荫,霓虹闪烁。然而,这不是中国。中国更大的面积在中心城市之外,更多的人与这些城市无关。离开北上广,哪怕只是不小心到了郊区,你会看见另一个社会,仿佛是另一个“子国家”。它们和他们,才是中国的主体。

中国的未来已经不在北上广,而在北上广之外!这不仅是行政区划意义上的判断,也是既有人类活动空间关系上的判断。理论研究不能无视“房间里的大象”。

解决问题的方向在哪?这决不是“城镇化”这样的新提法和“新农村”这样的政治概念那么简单。解决问题是与洞察问题(现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探究原因(背后的制度根源是什么)、反思理论(理论有何不足、采用什么)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但,最后一定要尽可能地给出解决方案(路径、方法是什么)。这种四位一体是本书秉持的基本研究观念。我记得陈岱孙先生说过,经济学是“致用之学”,我的理解一直是这样:没有理论探讨的研究就不会有真的理性逻辑,没有理性逻辑的分析就既不能从纷繁的现实中洞见问题,也无法查知真正的原因,不知道问题及原因就没有可行的解决方案;反过来,如果不是以解决问题为最终指向(不是阶段性指向),经济学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理论、分析、研究就都是空泛的。

不一定每个人都同意这样的认识论,但,请允许我坚持。也许这种坚持最终只有一个作用:使人生有些许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