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巅峰研究>全案规划策划>云舍模式与天龙模式的比较分析
  • 使命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云舍模式与天龙模式的比较分析

作者: 石朝平更新: 2012年12月25日标签: 乡村旅游点击量:

天龙旅游资源由天龙屯堡和附近的天台山五龙寺组成,天龙寨是600百年前朱元璋“调北征南”“屯田戍边”保留大明遗风的屯堡村寨,以独特的“老汉人”文化而独树一帜,石头建筑、屯堡女人的服饰“风阳汉装”及屯堡地戏都是吸引游客的亮点;天台山五龙寺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建立在山上令人称奇的以石头为特点的建筑。

贵州省在乡村旅游发展的多样化过程中,涌现出了平坝天龙模式、江口云舍模式、黎平肇兴模式、遵义“四在农家”模式、巴拉河乡村旅游模式和荔波下白岩模式等。其中天龙模式是贵州省乡村旅游发展较早,影响较大,运作比较成熟也比较成功的模式之一,是贵州乡村旅游开发的一颗明星。2006年,天龙屯堡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达33.8978万人,海外旅游者9.0916万人,接待游客数同比增长21.5%,实现旅游直接销售收入2970.1851万元,同比增长97%,旅游总收入12881.164万元,同比增长77.6%,天龙旅游投资公司上缴税收38万元。

云舍模式则是发展较早,认可较晚,发展潜力与前景巨大的一种模式。2002年,云舍民族文化村被纳入国家旅游局、贵州省旅游局帮扶点,通过几年的发展,2004年被贵州省政府定为“全省乡村旅游示范点”,2005年被国家旅游局批准为 “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同年,被列为贵州省重点建设的五个民族文化村之一。2006年云舍乡村旅游接待中外旅游者12万人次,乡村游旅游总收入1200万元人民币(其中旅游商品销售收入260万元),靠山吃山的农民真正找到了一条旅游致富之路。

通过对“天龙模式”与“云舍模式”的乡村旅游开发的比较分析,总结其共性与个性,可为其进一步发展提供更好的理论支持,充分发挥“模式”的示范作用与带动作用。

一、天龙模式与云舍模式的比较与启示

1.旅游资源特征

旅游资源特征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乡村旅游产品的开发方式,特别是文化资源的状况尤其如此。

天龙旅游资源由天龙屯堡和附近的天台山五龙寺组成,天龙寨是600百年前朱元璋“调北征南”“屯田戍边”保留大明遗风的屯堡村寨,以独特的“老汉人”文化而独树一帜,石头建筑、屯堡女人的服饰“风阳汉装”及屯堡地戏都是吸引游客的亮点;天台山五龙寺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建立在山上令人称奇的以石头为特点的建筑。

云舍有着古朴、雅俗、独特的民俗风情,这里是土家族千年文化、历史的再现,被誉为“中国土家第一村”,自身具备发展旅游业的优越条件。一是村寨群落体量较大,“寨大似天庭,环行似迷宫”,全村470户,700多口人,清一色杨姓;二是村寨依山傍水,美境如画。农田、神奇龙潭泉、小河、水车、青石小路、幽深巷道、土家木楼、古老的手工造纸作坊群、云崖峡谷、仙人洞、嘎嘛洞等,营造的是一种乡村的宁静;三是诸多土家族古老的民居,明清年代的筒子屋、祠堂风貌依然;四是承传至今古朴的土家族民俗、民风较多。

其中龙潭泉十分神奇,该泉的泉眼在湖底,平日里水流充沛,神奇的是,有的时候,泉水居然会回流,这种奇怪现象目前没人能够解释,当地村民则理解为泉下有神灵。

2.产品的区域组合

一个乡村旅游产品的成功不仅在于自身的资源条件,还与区域的产品组合状况息息相关,是决定其市场规模与发展水平的重要条件。

就产品的区域组合而言,天龙屯堡与著名的黄果树旅游区相组合,且紧邻贵黄公路,可进入性好,黄果树旅游的发展直接带动了天龙屯堡旅游的发展;这一迅速的发展特别受益于黄果树瀑布节及首届贵州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安顺油菜花节和贵州乡村旅游首映式等。

云舍土家族民族文化村位于贵州省梵净山旅游区的江口县太平镇,是梵净山与太平河省级风景名胜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位于通往国家自然保护区与联合国“人与生物圈”保护网成员单位梵净山景区的必经之路,与梵净山旅游相组合,梵净山旅游开发的滞后局面直接影响到云舍的旅游的市场规模。云舍在2006年仅接待游客12万人,与天龙屯堡相比,差距较大。不过,随着贵阳到铜仁的高等级公路的通车,愉怀铁路的开通、杭瑞高速公路过境江口,梵净山索道在2008年即将开通,三特集团、首都机场集团、香港南溢集团等大型旅游企业入驻江口,梵净山及江口云舍旅游业的一个新的历史机遇即将来临,一个真正的旅游黄金时期即将诞生。

3. 产品模式

就产品方式而言,天龙屯堡具有立体化村寨文化体验的特点,作为独立景点有门票收入,可感受类型多样的屯堡建筑、宗教寺庙、军事设施、地戏表演、独特的民风民俗,提供了丰富的地方性旅游商品,有专职导游服务等。

云舍旅游产品**的特点,就是拥有内容丰富的游客与村民参与互动的项目,采用政府、部门、村委、村民共同投资开发办法,对全村300多人进行了旅游从业培训,组建了一支120人的“半耕半演”的演出队伍,推出了进村仪式——迎宾拦门礼、参与式对歌、“哭嫁”婚俗表演、观赏戏剧“活化石”——傩戏傩艺表演、金钱杆、摆手舞、花灯、彩龙船、感受古老的造纸术——土法造纸、砸粘糕、赛小猪、大型篝火晚会等二十多个精品节目。其中精华是参与式云舍民俗体验,“住农家屋、吃农家饭、干农家活、享农家乐”,主要有:

体验迎亲。土家民族特有的婚俗“哭嫁”备受宾客青睐,被称为是“中国一绝”。 游客不仅可在此观赏独具民族特色的哭嫁表演,还可亲自体会一次做“新娘”的感觉。虽然带有表演性质,但情景真假难分。哭嫁场面,新娘哭,十几个姊妹陪哭,哀哀嚎嚎,声情并茂。土家族“哭嫁”这一少见的婚俗吸引了不少宾客,成为民俗村一大亮点。

参与土家族歌舞表演。参与人数最多的是土家族歌舞,村里的青年男女与游客一起跳着土家族歌舞,乐在其中。土家族文化古老,民风淳朴,善歌爱舞。代表性的歌舞有:毛古斯舞、摆手舞、舞龙灯、跳花灯和金钱杆等。可听“打闹”、“建房礼词”、“哭嫁”、“闹丧”、“上梁歌”、“土歌”、“情歌”、“盘歌”、“打溜子”、 “猴儿鼓”、“八宝铜铃”等民俗歌乐;同时与特色餐馆如腊肉酸菜、香甜米酒等组合,让游客立体化感受云舍民风。

傩戏表演。这里有称为中国戏曲的活化石的傩坛戏,可观“冲傩”、“还愿”、“祭祀土王”、“祭风神”等。

4.运作模式

就运作方式而言,天龙屯堡文化旅游发展的成功之处主要表现在:(1) 由政府、公司、村(协会、村委、村民)、旅行社共同投资开发,合理利用资金,产生了投资少、见效快的成效。由个人、旅行社分别作为股东出资组建天龙旅游开发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公司与镇政府、村委达成协议。由公司作为旅游企业组织开发经营,依靠旅行社连接市场,较好地解决了市场开拓问题。(2)整个旅游开发是在政府的监管下,由镇政府、村委组建 “屯堡文化保护与开发办公室”作为行政管理机构进行管理。按照规划,以农民投资为主体,采用企业运作方式。(3) 通过建立农民旅游发展协会,把农民与公司结成利益共同体,由协会代表村民参与旅游开发事务,享受旅游带来的好处,调动了群众参与旅游开发的积极性,既降低了开发、建设、管理成本,又使老百姓受惠、受益。(4)“政府+公司+农民旅游协会+旅行社”的发展模式,经过实践证明是比较成功的模式。政府负责规划和基础设施建设,优化发展环境;公司负责经营管理和商业运作,避免村民直接与钱打交道,同时负责景区卫生、规划、宣传、培训等;农民旅游协会员责组织村民地戏表演、导游、工艺品制作,提供住宿餐饮等,并负责维护和修缮各自的传统民居,协调公司与农民的利益,旅行社负责开拓市场,组织客源。(5) 门票分成制。

云舍旅游的发展模式是政府+村委+农户。主要是通过行政手段组织村民开发旅游,具体是由政府引导开发,旅游部门负责策划和宣传、村旅游开发委员会负责管理、农户进行经营、农民直接参与。云舍村旅游开发委员会是云舍旅游的主体组织者,村里自主经营。村寨实行开敞式旅游方式,没有门票收入。县旅游局在云舍旅游开发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为,主要是早期开发的启动与后续发展中的村民培训,与天龙相比,云舍市场运作手段显得不足。

5.市场推广

天龙屯堡通过多种手段扩大宣传、打造品牌、开拓市场、持续发展。中外电视台89家拍摄播报。新华网等多家网上媒体长期刊载。全国114家报刊杂志报到。各种旅游推荐会参展21次。已形成了中外媒体看天龙屯堡的架式。全国3千多家旅行社知晓或组团到天龙旅游。天龙屯堡旅游食品、酒类、驿茶、服装、工艺品品牌知识产权已通过国家工商局商标注册。

云舍依托优美的自然风光及鲜明的土家族文化,强调品牌效应,努力打造敢于打造“中国土家族民俗风情第一村”称号,用宣传造势的办法吸引游客和媒体的关注。县政府分别在中央、省、地及周边省、地级电视台等38家新闻媒体对云舍的乡村旅游资源进行了播报,云舍民族文化村正逐步成为中外媒体关注的对象。

重视商场宣传是两个地方共同特点,天龙屯堡因为有较好的市场基础,宣传力度大于云舍。

6.旅游投入

就旅游投入而言,天龙屯堡旅游从开始至今共投资890万元。其中政府投入资金338万元,占总投资的38%,主要用于公益基础设施建设。如体育场、停车场、道路、河道等。公司投入资金471万元,占总投入的53%,主要用于旅游所需要的设施建设,如餐饮、住宿、活动演出场所,各类陈列馆、各种所需设备、村民培训、管理经营费用等。村(含协会、村委、村民)投入资金81万元,占总投资的9%,主要用于村内的公益性建设,农户自家的商铺、小店、村用场所等建设,如路灯、农用停车场、农用机耕道、垃圾场、餐饮店、加工坊等。与之相比,云舍目前还没有公司的投入,李晓林先生成立的江口梵净山文化旅游发展公司对于云舍的投入目前还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7.小结

作为两地取得较好发展的共通之处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依托于知名度较高且具有一定市场规模的旅游景区;二是相对较好的交通区位;三是政府的扶持与引导;四是旅游产品开发,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旅游服务这三大要素同步进行;五是重视市场宣传与推广。

作为两地成功的共通成果是,村民收入大幅度提高;推进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带动旅游产品的开发和周边村寨的经济发展,农民收入大幅度提高;推进农村产业结构调整,为富余劳动力和老人、妇女等弱势群体提供了旅游就业机会;乡村旅游改善农村村容村貌,社会公益事业发展,推动精神文明建设。

主要的差异是,天龙模式**特点是民间资本进入旅游业,旅游产品以观赏为主体;而云舍主要是通过政府运作,旅游产品以村民与游客参与互动为主体。

二、存在的问题及未来发展的走势

天龙屯堡与江口云舍虽然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要实现可持续的发展,也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1.进一步加强规划的工作与落实

两个地方都不同程度存在规划控制不力的情况。都做了规划,但是开发过程没有能够按照规划操作。现有规划也有必要根据形势的发展进行必要的修编,乡村旅游的规划要体现三个主位,即村民主位、文化主位和环境主位。

2.村寨文化环境得到改善的同时,也存在突出的破坏倾向

开发与破坏并行,村民乱拆乱建一直是令人头痛的问题。村民对屯堡资源的认识与市场与品牌建设的要求相差甚远。天龙旅游借以生存发展的最重要资本——天龙寨里引人遐想的600年前的屯堡建筑,天龙寨子里的屯堡在天天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新修民房和商业店铺,门面上张贴白色瓷砖很普遍。一些学者与游客甚至质疑,“天龙模式能运行多久”这样严峻的话题。有专家预言:天龙再不保护好屯堡古建筑,十年八年后,这里将不再风光。天龙人将亲自尝到自己酿下的苦酒。云舍村一些新的村民房屋同样也失去了历史文化的韵味。

对于两地而言,村寨环境都是最重要的旅游产品载体,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保护好传统文化的特质,才能使其具有发展的生命力。要加强村民旅游协会的作用,实现村民的自觉保护。

3.商业化的负面冲击

商业化负面的价值观冲击与挑战着传统的纯朴,在屯堡,许多摊点硬将别处的特产说成是本地的,并把廉价的工艺品喊出高好几倍的价钱。

在云舍,乡村旅游收入的比较利益还不足以留住年青人在家乡从事旅游业,多数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使乡村旅游的表演人员短缺。这几年,乡里虽然把旅游开发作为重头戏来唱,但一直都由政府运作,农民的积极性没有得到很好的发挥。

4.加强维护品牌的工作

总体来看,两种模式各自特点明显,天龙屯堡模式已经进入成熟阶段,走上了旅游产业发展的快车道,江口云舍模式只是进入初步发展的阶段,亟待深化,发展空间需要进一步扩展。

天龙屯堡应该以“屯堡生态博物馆”的理念打造文化遗产旅游品牌,避免被现代文化所“同化”,正确处理保持旅游资源的原始性与人们生活现代化的矛盾,以实现可持续发展。通过开发可参与的项目,延长游客的滞留时间,取得较大的经济效益。

云舍在后一段时期里,一是从体制上认真研究和解决好村旅游发展委员会与村民的利益分配问题,**化地让村民、村委同风险共利益。设法让旅行社作为股东进入江口,村民以实物或现金直接入股,实行门票制,实行股东、股值年分红制。因为云舍人本身就是旅游的一大要素,村民要不断进行旅游技能方面的培训,增强村民的旅游意识,更有效地参与旅游开发。引入企业可以建立文化生态酒店以补足村寨原有设施服务功能的不足,在吃、住、娱、购等功能上进行提升,特别是满足一些较高档次的消费,其设计不能影响农民生活,也不能脱离原有的文化环境。

5.加强管理

要尽快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措施,鼓励民间资本参与乡村旅游开发。要改变观念,创新体制,政府敢于特许经营,敢于让企业去组织民间资本整合资源,把资源转化成市场,将资源转化成效益。要加强当地村民的法制教育,不允许随意排斥入股公司或者投资商。要培养农民的大局意思,彻底消除等、靠、要的落后观念。只有这样才能全方位调动积极性,才能真正走出乡村旅游发展及其扶贫致富奔小康之路。

扫描(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