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巅峰研究>旅游智业时代的智慧旅游发展内涵
  • 使命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旅游智业时代的智慧旅游发展内涵

作者: 盛海斌更新: 2012年12月26日标签: 智慧旅游点击量:

“智慧旅游”就是将旅游变得智慧化,通过信息技术的应用使得旅游管理工作更加系统有序、旅游经营活动更加准确高效、旅游体验行为更加舒适便捷。但是,对应“智慧旅游”的具体实践是否就是旅游信息服务平台、景区电子售票系统、游客手机自助终端等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呢?显然不是——它们只是代表旅游管理、服务或体验过程中的局部新措施而已。

作为智慧城市建设和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智慧旅游 近年来得到了旅游界和IT业人士的高度关注和积极参与,可以说“智慧旅游”这个词已经成为当今业界的潮流词。

从字面上看,“智慧旅游”就是将旅游变得智慧化,通过信息技术的应用使得旅游管理工作更加系统有序、旅游经营活动更加准确高效、旅游体验行为更加舒适便捷。但是,对应“智慧旅游”的具体实践是否就是旅游信息服务平台、景区电子售票系统、游客手机自助终端等这些新技术的应用呢?显然不是——它们只是代表旅游管理、服务或体验过程中的局部新措施而已,这也是很多旅游主管部门或是旅游产业参与者在“智慧旅游”建设和发展过程中踌躇不前的原因之一。

综合这些努力和实践,笔者研究分析发现,“智慧旅游”之所以星光闪闪、月色朦胧,主要还是大家对“智慧旅游”的发展内涵不够清晰。那么“智慧旅游”的发展内涵到底是什么呢?

首先,“智慧旅游”这一主题的本质在于引导和规划旅游产业的结构升级。国家旅游局局长邵琪伟在2011年全国旅游局长研讨班上指出:我国将争取用10年左右时间,使旅游企业经营活动全面信息化,基本把旅游业发展成为高信息含量、知识密集的现代服务业,在我们这个新兴的世界旅游大国初步实现基于信息技术的“智慧旅游”。邵琪伟局长的这番话,其主旨精神就是旅游产业要实现向现代服务业转型,“智慧旅游”作为这一精神代言词,它的时代任务就是引导和规划旅游产业要素的合理配置和融合、推动多层次旅游产业服务圈的形成,进而实现旅游产业的科学发展模式和建立科技引领机制。

任何技术装备和系统应用如果脱离“产业发展”这个大题材,那它只能是篇小文章,事实上它也不可能和声于“智慧旅游”这个时代强音。我在很多场合也关注到,当前有一些关于“智慧旅游”的偏离性认识,建设单位们更多的倾向新技术的应用和智能化甚至机器化设备的投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建设单位们在“智慧旅游”意识上的超前、实践上的领先。但事实是我们很多建设单位却难得卓有成效,甚至感到这些努力和付出,离“智慧旅游”的建设和发展的初衷有所背道而驰——似乎更多的是新技术发展在旅游行业中的渗透和商业推动。新近研制的新技术设备是否吻合旅游行业转型升级的自然节奏?智能机器是否替代与消亡旅游作为服务业它所特定的人工服务?忽略了这些问题,那么我们的“旅游智慧化”很容易演变成“旅游设备化”或者“旅游机械化”。因此,曲解或缺失了“智慧旅游推动行业向上发展”的主导思想,我们在建设和发展过程中就容易“南辕北辙”。

其次,“智慧旅游”的发展需要依托“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运作”这一模式来支撑。“智慧旅游”作为行业大发展背景下的一种国家意志,它并不是某一部门或组织的力量所能覆盖的,在市场经济体制的大环境中,“智慧旅游”的建设和发展必然需要以社会化的组织来推动这种意志的形成、以市场化的形式来表达这种意志的方向,这是一项多方合力、分工明确、均势发展的专题性工作。政府,特别是旅游主管部门除了坚持以满足和服务游客体验为高端目标,形成系统的智慧旅游建设发展规划,并以此加快和推动信息化基础建设(比如电话/3G通讯网,城市无线Wi-Fi网络等)以外,还必须通过政策扶持吸引社会资本和技术力量参与到“智慧旅游”中来,引导和扶持社会企业以市场经营的方式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同时,根据智慧旅游建设发展规划完善建设环境,有条件、有节奏、有限度的逐步推进新兴技术应用、管理规范建立、产业体制形成。

因此,对于智慧旅游的发展始终要有“均势发展”的概念和思路,即在“当前建设内容的条件是否到达规划设计的那一层?”、“参与企业在这一阶段是否形成了比较好的经营模式?”、“社会意识下的旅游产业化是否门类清晰?”等问题上需要保持多方一致。不然,我们在智慧旅游建设发展过程中,“拔苗助长”的背后很有可能导致政府、社会、企业参与度或作用力的不对等,进而阻碍整个“智慧旅游”的系统性、科学性发展。这一点我在同许多旅游业人士交流过程中也深有体会:我们一些地方政府虽然组织编制了系统的建设路线图,包括对智慧旅游建设内容提了很多主题性要求,但是在“社会参与、市场运作”这个层面只停留在概念或是主观意识上,没有切实将市场化经营的主体即企业本身(特别是旅游景区以及景区综合性开发投资企业、包括借助智慧旅游实现盈利的企业)纳入进来,让这些企业主动参与进来——对开展投资性较大的基础设施服务要求比较多、对实施经营价值性高的内部管理平台引导比较少;对上层新技术应用和潮流的关注比较多、对技术产品的投资可行性规划比较少;对智慧理念和设计的追求比较多、对培育智慧旅游商业环境和市场意识的措施比较少……

因此,对于一类企业来说,“智慧旅游”这个大主题更多的是政府自己所做的文章,所谓的智慧旅游之于企业无异于“神马都是浮云”;对另外一类企业来说,参与智慧旅游建设更多的是打着“智慧旅游”的旗号,去做一些迎合新技术和新设备的研发和销售的商业经营。但是,无论那类企业,他们都脱离了“多方合力、均势发展”的价值体系,貌合神离的产业模式终将分崩离析。

在“智慧旅游”概念众说纷纭的今天,对其发展内涵的探讨将有助于旅游行业的参与者准确定位“智慧旅游”的建设主题和内容。就智慧旅游的建设单位来说,把握“智慧旅游”的主导思想和发展模式,从客观上解决了旅游在得以智慧化发展进程中的产业关系、推动关系和协调关系等问题。一个比较系统、有序并且充分服务于国家战略、体现于市场发展的“智慧旅游”应当是以利用物联网、云计算、地理信息系统、虚拟现实、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技术发展为契机,结合现代企业管理、人文科学、经济学等综合性学科,通过“以应用创新满足游客体验需求”、“以管理创新提升企业经营能力”、“以服务创新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等几个方面的共同发展,平衡政府、企业(特别是旅游景区以及景区综合性开发投资企业、包括借助智慧旅游实现盈利的企业)、游客三者之间的产业链关系,促使生态、文化、社会和经济的综合价值**化,实现旅游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因此,我们也可以得到这样的共鸣:以终端智能化设备和基础网络设施为主的智慧旅游建设是基础,而不是整个智慧旅游发展的核心主体;同样,智慧旅游发展成功的首要基础工作在于引导景区(包括借助智慧旅游实现盈利的企业)实行数字化管理,并推动其以成为市场化经营的主体,而不是政府本身的全局发力。

扫描(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