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巅峰研究>全国景区运营>“一号工程”成就“周村速度”
  • 使命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一号工程”成就“周村速度”

更新: 2013年01月18日标签: 旅游策划,景区管理点击量:

走在石板铺就的“大街”上,灰砖墙壁的临街门面,斑驳褪色的老字号牌匾,古朴、宁静中透着新年的喜庆。威风锣鼓、百年情景画表演、民间杂耍,打陀螺、滚铁环等传统童趣游戏,各式各样的传统花灯,穿旗袍、坐花轿、入洞房等民俗婚礼环节,吹糖人、捏面人、刻瓷表演等传统商业习俗……一切都让游客感到新鲜。春节期间,周村精心策划的以“逛周村古城过民俗大年”为主题的民俗旅游活动,成为山东春节黄金周旅游的热点之一。

走在石板铺就的“大街”上,灰砖墙壁的临街门面,斑驳褪色的老字号牌匾,古朴、宁静中透着新年的喜庆。大年初三,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古商城张灯结彩,迎来了港中旅包机的120余名香港游客。

威风锣鼓、百年情景画表演、民间杂耍,打陀螺、滚铁环等传统童趣游戏,各式各样的传统花灯,穿旗袍、坐花轿、入洞房等民俗婚礼环节,吹糖人、捏面人、刻瓷表演等传统商业习俗……一切都让游客感到新鲜。

春节期间,周村精心策划的以“逛周村古城过民俗大年”为主题的民俗旅游活动,成为山东春节黄金周旅游的热点之一。

“大街”是周村最古老的一片商业街区,由大街、丝市街、银子市街、绸市街、芙蓉街等街道组成,为我国长江以北保存较完好的明清古商业街区,被古建筑专家称为“中国活着的古商业街市博物馆群”。

上世纪90年代初,这座古商城曾步入拆旧建新的城市改造风潮中,差点永远“消失”。然而在今天,周村古商城旅游却成为周村区的支柱产业,区委、区政府正在举全区之力,将古商城列为“一号工程”来建设。

周村古商城2004年正式开放,2007年被评为国家4A级景区,这个过程仅仅用了3年。

去年3月,山东省副省长才利民及省旅游局局长于冲来到周村古商城专题调研。随后,古商城开发建设被列为山东旅游业发展的重点工程。

这个两年前在山东旅游市场上默默无闻的景区,成了一匹“黑马”。

大街旧事千年古商城差点被拆

周村位于山东省中部,自古商业发达,明末清初开始走向繁荣。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曾这样描绘:“康熙乙亥间,周村商贾云集,趁墟者,车马辐辏。”

1775年,乾隆南巡时路过周村,御赐“天下第一村”。1904年,周村与省府济南、潍县(今潍坊)同时被清政府批准为自开之商埠,成为辐射鲁中、跨江(长江)越河(黄河)的著名商品集散地,被誉为“金周村”、“旱码头”。当时流行着“济南日进斗金,不如周村一个时辰”的说法。

当年,瑞蚨祥、谦祥益、泉祥、鸿祥、瑞林祥等闻名全国的“八大祥字号”中的七个就是在周村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然后走向全国各地的。

随着历史的变迁,周村“风光不再”。上世纪90年代初,区里通过了大街改造规划。

周村区旅游局局长、周村古商城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尚志胜回忆说,尽管民间一些有识之士在为古街保护呼吁奔走,拆大街的方案还是开始实施。原来的古街长达1300米,拆迁中只有315米幸存下来。

“一个原因是当时没有足够的资金。如果当时资金足够,那么周村古商城早已不复存在。”尚志胜说。

另一个原因是,为拍片寻找古商业街外景的张艺谋来到了淄博。见到大街,他感慨道:“这样的街市,全国只有这一处了。”当即决定在此拍片,这一拍就是1年多,老街的拆迁也因此拖延下来。

势态在2000年得以扭转。当年,山东省在做全省旅游规划时,邀请来一批专家。在参观了周村大街后,专家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大街具有极高的保护开发价值,是很好的旅游资源。专家们的意见被采纳,2001年,周村大街开发保护办公室成立,尚志胜被抽调过来当主任,成为一个保护大街的人。[NextPage]

保护开发“古商业街市博物馆群”重现生机

尚志胜是周村古商城旅游发展的直接参与者和见证人。

1989年大学毕业,尚志胜被分配在周村区规划设计院,1994年任区规划局局长。

“1995年旧城改造,拆旧建新,古商城东门扒掉的街道比现有的长一倍还多。从1993年张艺谋来拍电影《活着》,到后来《大染坊》、《闯关东》、《旱码头》等影视剧的拍摄,周村知名度逐渐提高,面对老街扒还是不扒的问题,政府终于选择了后者。”

尚志胜和区文化局一位副局长走马上任,政府批了5个编制,11月从区房管局调来2人,从城管大队调来1人,大街开发保护办公室的工作正式展开。

“我在大街上转了一天,只见街道破破烂烂,到处是电线杆,从街北头看不到南头,都被广告牌遮住了。街面杂乱无章,商铺卖什么的都有。”

尚志胜回忆,当时开发办公室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他在原单位设计院借了4000元,在工商行借了3间房子办公。做旅游项目规划时,济南、青岛的设计院要十七八万元规划设计费用,他们就自己动手,总共只花了1万元,“周村古商城旅游就算立项了。”

他们首先要做的工作是清理电线杆、广告牌,“谁家的孩子谁抱走,我们共清除广告牌1000多块。从2001年10月到第二年3月,大街供水管线、污水管线、电线等所有的线路都埋入地下,这条街才看到了原貌。”

“房子破烂,我们要求谁的房子谁修。房子大部分是房管局的,房管局3年投入800多万元进行整修。2002年,**旅游景点魁星阁建成,产权属于文化局的,我们4000多元承包过来,塑了佛像。山西票号原有5户居民,我们用房屋置换的方式,把他们迁出来。建民间艺术博物馆,我们贷了100万元,由施工队垫资,把部分房子抵押给施工队。”尚志胜笑道,那时他们就是“空手套白狼”。

2004年景区开放,当年门票收入6万元,“终于见到自己的钱了。”

为更好地支持大街开发保护,2005年,区里让尚志胜兼任房管局局长,那一年,状元府开始兴建,2006年,建成电视剧《旱码头》拍摄地杨府,只花了19天。

“当时提出搞旅游许多人不相信,我们是从无到有一步步做出来的。而且从2002年,我们就做了一些前瞻性的工作———到乡下收购老物品。那时一堆椅子100元,一个方桌300元,现在有4间仓库还堆得满满的。”

“不求所有,但求所在。杨府、状元府景点当时都是政府免费规划设计,产权属投资商所有,纳入景区统一管理,实行门票分成。现在景点的土地增值了,当时40万元一亩,现在是84万元一亩了。”尚志胜介绍。

就这样,周村老街“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开发保护原则显出了成效。自2001年以来,周村通过多种方式先后对老街投入2.8亿元资金,重新铺设了各种管线,对5万多平方米的古建筑修旧如旧,调整原来的经营业态,以经营茶叶、丝绸、古玩、字画为主,恢复建设了淄博艺术博物馆、大染房、状元府、民俗博物馆、杨家大院、票号展览馆、魁星阁、周村烧饼博物馆等10个景点。

扫描(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