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巅峰研究>全案规划策划>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
  • 使命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

作者: 李明伟更新: 2013年01月18日标签: 旅游开发,旅游研究点击量:

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一) 崀(lang)山,位于湖南省新宁县,因舜帝南巡赞叹为天下“山之良者”而得名。2010年8月在巴西利亚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为“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地。

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一)

崀(lang)山,位于湖南省新宁县,因舜帝南巡赞叹为天下“山之良者”而得名。2010年8月在巴西利亚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为“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地。

可持续旅游发展和世界遗产

18世纪末开始的工业化为人类社会带来了日益严重的环境和社会问题,对传统发展模式提出了严峻挑战。到20世纪60年代,国际社会已经清楚地意识到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岌岌可危的关系。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卡逊(Carson)著作《寂静的春天》出版和1972年罗马俱乐部发表第一份全球问题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标志着人类生态意识的觉醒和可持续发展时代的开始。1963年联合国第38届大会成立了“世界环境与发展委员会”(WCED),1987年第42届联大通过WCED报告《我们共同的未来》。报告把环境和发展作为一个整体,**提出“可持续发展”概念及其定义。可持续发展概念很快被引入旅游发展的技术路线。1995年4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世界旅游组织在西班牙召开“旅游可持续发展会议”,通过了《可持续旅游发展宪章》,为旅游发展制定了一套行为准则和推广可持续旅游的具体操作程序,可持续旅游进入实践阶段;1997年6月为响应“里约宣言”,世界旅游组织(WTO)、世界旅游理事会(WTTC)、地球理事会(EC)在联合国第九次特别会议上发布《关于旅游业的21世纪议程》,明确了可持续旅游发展的涵义:“在保护和增强未来机会的同时,满足现时旅游者和东道主区域的需要”,“可持续旅游导致如下形式管理所有的资源:在保护文化完整、基本生态进程、生物多样化和生命支持系统的同时,经济、社会和审美方面的需求可以得到满足”。

上世纪50年代埃及兴建阿斯旺水坝,南部努比亚地区大批文物即将毁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呼吁世界各国保护努比亚人类遗产,在国际社会共同努力下,阿布辛拜勒、菲莱岛等20多处世界文化遗产得以转移保护。埃及世界文化遗产的危机和保护的成功促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1972年11月第17届大会通过了《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由此可见,正是在可持续旅游发展理念催生下,才产生了“世界遗产”概念。

我国旅游发展与世界遗产的特殊关系

我国旅游发展与世界遗产的特殊关系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中国的世界遗产一开始就从著名旅游景区中产生。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直到1985年12月才加入《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成为缔约国。但两年后即有6个项目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中国第一批世界遗产都来自已经驰名世界的旅游景区:万里长城、北京故宫、陕西秦始皇陵及兵马俑、甘肃敦煌莫高窟、北京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山东泰山。2010年新列入世界遗产的《嵩山“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和《中国丹霞》(以崀山最典型)也是著名的旅游区。这说明中国旅游发展为世界遗产保护和利用奠定了非常坚实的基础。

2、中国的世界遗产强烈体现了传统审美文化观念。基于祖国传统文化的审美观念始终影响着大众旅游偏好及对中国世界遗产的价值判断。例如,由于中国的世界遗产庐山表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的关系,成为“自然与人类的共同作品”,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意因此设立了“文化景观”这一遗产类型。2011年6月24日第35届世界遗产大会又将“杭州西湖文化景观”列入世界遗产。特别值得提到是,“中国丹霞”自然遗产因为融汇着“自然风景是人内心的观照”这一传统审美内涵,所以最终被坚持“红层结构”的世界地学界接受而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名称。可见中国的世界遗产丰富了其文化多样性。

3、中国旅游发展使本国的世界遗产最广泛、**地实现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教育计划所设定的目标。世界遗产公约《教育计划》第27条规定:“本公约的缔约国应通过一切适当手段……努力增强本国人民对本公约第一条和第二条中确定的文化和自然遗产的赞赏和尊重。”中国是世界**的旅游市场。2010年国内旅游人次达到21亿,入境旅游者1.5亿人次。截止2011年,我国进入世界遗产名录总数已经达到41个。至此,中国的世界遗产数量已占世界第三位,成为真正的世界遗产大国。而这些世界遗产绝大多数都是国内外游客心仪的旅游目的地(四川省5大世界遗产地旅游收入占全省旅游总收入66%)。这就意味着遗产公约的教育计划目标只有在中国才得到最广泛、**的实现。例如,崀山原来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乡村公园,湖南新宁县仅是湘西南一个偏远小县,而申遗成功后,崀山中国丹霞世界遗产地立刻成为国内外旅游热线,新宁县也崛起为湖南省新兴旅游目的地城市。

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二)

从崀山申遗之路看我国世界遗产之旅

崀山风景名胜区总面积108平方公里,辖八角寨、天一巷、辣椒峰、骆驼峰、夫夷江、紫霞洞六大景区。是世界罕见风景**美、丹霞地貌发育最典型的大面积丹霞地貌片区,被誉为“丹霞之魂,国之瑰宝”。从2005年申遗开始到2010年崀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历经6年漫长历程,新宁人民称之为“铿锵申遗路”。

中国虽然是世界遗产大国,但对世界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却存在许多问题,近年来不乏某些遗产地被世界遗产委员会警告批评的案例。崀山申遗之路为我国世界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利用提供了许多值得借鉴的宝贵经验。

1992年新宁县崀山乡建立“崀山天然公园”,1993年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区,2001年国土资源部批准崀山成为第二批国家地质公园,2002年国务院批准为第四批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2010年崀山成为世界自然遗产地。18年间,崀山的地位和美誉度不断提高与新宁县委、县政府带领全县人民持续加大对崀山自然资源的保护分不开。正因为这样,2009年负责世界自然遗产提名项目的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专家组来到崀山考察时,展现在IUCN专家面前的崀山依然如18年前那样完美、那样壮丽! IUCN国际专家的高度评价也准确地揭示出:保护是申遗核心,也是世界遗产之旅的基础。

崀山申遗之路是一条普及世界遗产公约知识、促进人们认识遗产价值进而自觉参与世界遗产保护的文明之路。崀山申遗解决了面临的两大任务:使世界地学界、IUCN和遗产委员会等国际机构认同“中国丹霞”的命名价值;向包括崀山原住民在内的新宁县广大群众宣传世界遗产进而自觉投身崀山世界遗产的申报和保护行动。国际地学界一向认为丹霞地貌所处的地层叫做“红层”,无法理解中国丹霞地貌的命名价值。为此在6年申遗过程中,包括崀山在内的贵州赤水、福建泰宁、广东丹霞山、江西龙虎山、浙江江郎山6个丹霞地貌联合申报区依靠我国的科学家研究成果、多次的国际研讨会,终于从景观美学价值、地球科学价值、生物与生态学价值多方面,使国际科学界和世界遗产委员会认同并采纳了“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的命名价值。由此为世界遗产和国际地学做出了重大贡献。与此同时,新宁县编印了《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知识读本》,人手一册,大大提升了全社会的文明水平。

在我国,伴随着世界遗产之旅的“后遗产时期”也是世界遗产面临的最危险时期。不少地方把世界遗产当做“摇钱树”,申遗的功利性十分明显。一旦申遗成功,往往过度开发,世界遗产便成为利益追逐的“唐僧肉”,甚至危及世界遗产安全。早在《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宣言》中,新宁县就郑重承诺:“要像热爱母亲一样热爱崀山;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崀山!”首先,新宁县政府进一步落实《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知识读本》中第三、第四部分“崀山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环境综合整治”、“崀山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的保护管理”要求;其次,委托国内著名旅游规划设计机构北京达沃斯巅峰旅游规划设计院编制《新宁县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崀山国家风景名胜区旅游总体规划》、《舜皇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实验区)生态度假区修建性详细规划》和崀山国家风景名胜区的三个修建性详细规划,为世界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双赢制定更科学、更规范的路线图。第三,在“旅游立县”战略指导下,扭转“靠山吃山”的陋习,为崀山居民谋划、开辟新的旅游服务业就业路径。崀山已经初步避免了“后遗产时期”最危险的阶段,走上了良性发展的道路,同时也为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利用提供了值得学习的经验。

一本充满感情的“家规”——《崀山申报世界遗产知识读本》

在我国,虽然有众多风景名胜区、自然保护区、水利工程风景区、旅游景区、地质公园、森林公园等所谓国家、省级或各种等级之分,但一直有两个弊病无法解决。一是分属各系统、各部门管理,没有统一的管理部门和标准;二是属地政府和景区的权属、职能交叉,关系复杂。而在其它国家早就行之有效的国家公园体系却未能在中国建立起来。这样势必形成了属地(包括市县、乡镇)对景区最为直接和实际上的权力和影响。虽然从理论上说,旅游资源是社会公共资源,但现实的情况是:一个景区能不能保护好、管理好,真正起作用的不是国家和全体人民,而是当地政府和群众。

“中国丹霞”世界遗产地崀山地属湖南新宁县管辖,同时有国家4 A景区和4个保护性命名: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自然遗产、世界自然遗产。因此崀山能否保护好、管理好,关键在于新宁县。当地县委和政府领导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承担的重大责任。他们自觉地定位为世界遗产的守望者、保护者,早在2009年5月就制定了一份保护崀山的“家规”---《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知识读本》。这个“家规”共有六个部分:“世界遗产基础知识”、“中国丹霞及崀山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崀山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环境综合整治”、 “崀山世界自然遗产提名地的保护管理”、 “国内外专家对崀山的主要评价”和 “其它”。 这份近乎严厉的保护崀山世界自然遗产的文件是一份新宁人民对世界的承诺,也是新宁县为自己制定的自律性“家规”。这在我国保护世界遗产史上确属开创性的成就,它避免了过去张家界、武当山等世界遗产曾经出现的问题,在实际执行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如今崀山人民群众不伐山上一株竹木、不烧炭火、不捕猎、不扩建房舍村寨、不污染溪流河水、不从事危及环境的加工业。而为此政府和群众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国际专家、新西兰奥克兰大学保罗·威廉姆斯教授2008年考察崀山后曾谆谆嘱咐新宁人民:“置身于崀山丹霞的伟大人们,请记住这个地方,你们是自然的孩子,必须遵照自然规律,聆听自然的声音……”新宁人民用这份充满感情的“家规”和实际行动回应了世界的呼唤,也为我国世界遗产保护做出了榜样、提供了值得推广的经验。

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三)

为世界遗产规划更加安全的空间

2003年新宁县编制了《崀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随后又进行了修编,规划明确了崀山建设的一系列规范要求,确定了风景游赏的范围和方式。但是随着崀山成为世界遗产而名声鹊起,旅游人群纷至沓来,崀山世界遗产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崀山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以建设为中心,以风景游赏为主要方式的内容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新宁“旅游立县”的新形势、新任务、新问题。为此委托达沃斯巅峰旅游规划设计院2011年3月开始编制《崀山风景名胜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

新规划的核心思想是:在充分开发崀山中国丹霞世界遗产旅游的总任务下,必须首先为世界遗产规划更加安全的空间;必须坚决转变对丹霞资源旅游利用的思路和行为方式;必须为崀山世界遗产旅游找到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径。

中国丹霞崀山世界自然遗产地总面积128平方公里,其中核心保护区面积108 平方公里,所有丹霞景观(包括濒危地质地貌)均集中在该区域。如果不能开拓更为广阔的游览区域,则无法减轻丹霞地貌的旅游承载力。规划将崀山附近的夫夷江两岸和乡村纳入规划区域,在“一心、一江、五区、五村”的空间布局中,“丹霞风景五区”只占游览区域一部分,而风景秀丽的夫夷江两岸和风情旖旎的丹霞乡村大大拓展了旅游空间,从而为世界遗产构筑了更加安全的空间。崀山旅游过去以丹霞风景游赏观光为**方式和对象,仅仅是简单的资源旅游,其结果是丹霞极致景观八角寨“鲸鱼闹海”狭小区域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危机丛生。规划重新整合规划范围的山岳、森林、水系、乡村、历史文化、民俗风情、休闲农业和特色餐饮资源,实现了资源导向到产品导向的彻底转型,由此做到“山上游,山下玩”,“区内游,区外住”,旅游产品极大丰富,旅游方式多种多样,游客需求极大满足。

在过去以丹霞风景游赏单一模式时期,游客旅游消费以门票为主,崀山村民几乎毫无收益,生计成为极大问题,长此以往将必然破坏自然资源和环境生态。按照规划设想,崀山风景区将以旅游服务业、休闲农业、文化产业、特色餐饮业和乡村旅游五大产业支持崀山可持续旅游发展,从而实现景区和原住民的旅游双赢,最终达到崀山世界自然遗产的“生态、经济、社会”调控目标。

旅游环境压力和生态影响是世界遗产,特别是世界自然遗产普遍遇到的难题。《崀山风景名胜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的三个核心思想及发展模式有针对性地破解了这一难题。由“靠山吃山”到“人养山,山养人”,反映了生态文明已经在崀山成为社会共识,而以此为基础的“旅游文明”今后应当成为我国公民世界遗产旅游的准则。

以文化妆点江山——挖掘丹霞之魂

自然是世界的客观存在,而风景则是人的内心观照。由于人类有审美的意识,因而风景必然具备审美文化的内涵---山水文化,所谓“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这是风景学的基本原理。我国的许多自然遗产旅游区往往忽视这一基本原理,由此形成一种错误的开发模式,即旅游开发就是大规模建设,大规模建设最后导致自然遗产精华破坏。张家界以往的旅游开发之所以造成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警告而耗资亿万损失,就是活生生的案例。新宁县委、政府认真接受国内其它世界遗产旅游开发的教训,以极其谨慎的态度和负责任的决策,一开始就基本控制住崀山旅游无序开发势头,坚决提高了项目准入门槛。这是在利益诱惑面前了不起的壮举!

《崀山风景名胜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不主张在崀山风景区内进行大规模建设,除了必要的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建设项目,重点应放在崀山中国丹霞风景和丹霞乡村民俗风情的文化包装和提升方面。控制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内开发强度,挖掘丹霞之魂,用文化妆点江山是本规划坚持的基本原则。

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不同于一般的自然遗产。中国丹霞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独特的审美内涵,洋溢着东方美学为自然赋予的人文精神和美学理想---“丹霞之魂,山水之梦”。因此才会脱颖于国际地学“红层理论”而被世界遗产大会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但是要使一般旅游者认识其价值,必须进行地学和美学的普及教育方能达到丹霞游赏观光的极致意境,否则枉来崀山一趟。规划要求扩大崀山地质博物馆的规模、受众渠道和延伸博物馆科普、文化展示内容、领域。同时深入挖掘新宁县“湘军之源、楚勇之乡”历史文化,八峒傜乡民族文化,丹霞乡村民俗风情等文化旅游资源。如果崀山旅游遵循规划的这一基本原则,未来的崀山中国丹霞世界自然遗产旅游区将使旅游者充分领略“丹霞之魂”如画神韵和“山水之梦”如诗风采,真正使旅游者 “崀山一游,如痴如醉”。

迄今为止,我国的世界遗产数量已经达到41个,其中自然遗产只有8个。中国政府确定今后世界遗产申报工作重点将是世界自然遗产。而保护现有的世界自然遗产也是我们任重道远的艰巨任务。崀山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和旅游开发可以作为值得推广的经验。

我国世界遗产的保护与旅游开发研究(四)

世界遗产和国家公园体系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目前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经济发展的迫切要求、公共资源的混乱管理体制、旅游需求的急剧膨胀,都使我国的部分世界遗产处在非常危险的境地。除了不可避免的自然损耗和分散性的人为破坏外,现在主要的破坏力量来自以下几个方面:强势集团的掠夺性开发;景区破坏性建设;非法出让遗产国有权;行业部门滥用产业政策。

例如:过去世界遗产泰山岱顶仅有0.6平方公里的地方竟挤占有20多个单位的建筑;都江堰的上游建设了水利工程,彻底改变了都江堰“世界**无坝引水工程”的遗产属性;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曾将5个经济效益较好的公园和景点整体划拨给某股份有限公司,以“门票专营权”入股的方式成立一个集团股份公司“出海上市”,让国家风景名胜区背负市场风险……。凡此种种都严重违反了国务院关于“风景名胜区资源属国家所有,必须依法加以保护。各地区各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和方式出让或变相出让风景名胜资源及其景区土地”的规定,违背了我国对世界遗产委员会的承诺。这种危险和问题的根源都来自我国的风景名胜区、世界遗产分散管理和缺乏法律保护的弊端。以崀山国家风景名胜区为例,现在由崀山风景区管委会管理。这个副处级的新宁县属管理机构,未来可能根本无法抵御来自上述势力的压力和威胁。

我国的世界遗产迫切需要建立新的管理机制和法律保护体系,以应对新形势的挑战。

1872年3月1日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将黄石8990平方公里的地区划为国家公园。 这是全世界**国家公园,也是世界上**的自然保护区之一。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黄石公园作为世界自然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从此以后美国逐渐建立国家公园体系。国家公园体系包括美国内政部国家公园管理局管理的国家公园、纪念地、历史地段、风景路、休闲地等陆地水域33.74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3.64%,每年国家财政预算20亿美元,年接待游客3亿人次。美国有国家公园54个,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目前欧美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相继建立了国家公园体系,并为此专门立法。如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法案》、英国《国家公园及乡村利用法》、加拿大和日本的《国家公园法》、挪威的《自然保护法案》、法国的《地方自然公园法》等。而且许多国家针对国家公园的立法都特别具体和详尽。如日本共颁布了16部法律,形成国家公园的完整保护管理法律体系,韩国关于保护国家公园的法令集约10章61条,挪威甚至对每一个国家公园都有相应的法律。

从各国的实践经验看,国家公园主要解决了以下问题:首先明确了国家遗产资源的全民公共属性和国家管理的权威;其次,国家立法保证了遗产资源安全;第三,国家将其作为公共事业提供财政支持,避免了以国家遗产赢利经营而必然导致的掠夺性破坏及市场风险。我国现有的属地化管理体制和各行其是的部委标准已经远远不能适应时代发展,而且正在不断产生日益严重的弊端。必须尽快建立国家公园体系,将世界遗产纳入其中,由国家公园管理局直接管理。

世界遗产能“两权分离”吗?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我国的世界遗产和国家风景名胜区数量巨大。由此遗产地和风景区建设、保护和管理的财政负担曾经在过去较重。加上一些地方政府把世界遗产当做牟利的“摇钱树”,于是一个时期以来所谓“所有权”、“经营权”“两权分离”的模式浮出水面,进而大行其道。“两权分离”理论中所谓的“所有权”其实仅仅是名义上的,因为一切权利的权威从来都是在执行过程中实现的。假如把世界遗产、风景区的所有建设投资、管理经营、商业开发等买断给经营商几十年,哪有所有者的话语权利呢?马克思早就揭露过资本的本质,两权分离无异于把世界遗产的命运抵押给撒旦。即使在实际的运作中,两权分离也很难兼顾保护与开发、权利与义务的关系。

例如国家5A景区吐鲁番葡萄沟曾经买断给某集团,最终导致吐鲁番市政府、当地居民与某集团矛盾尖锐,某集团被清理出场;陕西勉县4A景区、国家文保单位武侯祠承包给某公司经营,该公司赤裸裸的商业化经营已经严重损坏了武侯祠的形象。而十多年前法国雪铁龙公司把汽车直接开到长城上面做商业广告,引起全世界人民愤怒的事例,我们今天更不应忘记。世界遗产公约明确指出:世界遗产是“人类共同继承的遗产”,这意味着世界遗产不尽属于当代人,也是我们子孙后代的财富。恪守代际公平原则的前提是首先做到社会公平,政府立法和制定政策不应成为利益集团瓜分公共财富和资源的契约。世界遗产不能以任何形式(包括直接的、间接的、或变通的)和理由沦为非国家所有。不胜枚举的事实证明,“两权分离”不过是美丽的谎言而已。

崀山国家风景名胜区在多年前也曾被风潮裹挟,“买断”给某公司经营。但是,现任政府敏锐地认识到:两权分离必然会给崀山带来无尽的隐患,也不利于崀山申报世界遗产并实现对世界遗产大会的郑重承诺。于是在2009年与承包商经过艰苦谈判,毅然决定“赎回崀山”。新宁县委和政府深谋远虑的睿智之举保证了崀山世界自然遗产安全和今天的辉煌成就,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社会快速发展,集聚了足够强大的财力物力,完全有能力为我国的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提供保护和发展支持。一个湘桂边界的贫困小县可以做到的壮举,一个号称“金砖四国”的国家也应该做到。国家应该为那些承担了“国家责任”的世界遗产地保护县市制定特别的财政支持政策,褒扬它们对世界和祖国的贡献。世界遗产是祖国山河的精华、中华民族的象征和骄傲,是不可再生性的国之瑰宝。它正面临着历史的大挑战,急需有力的抢救保护。我们有责任保护好、利用好,并完好无损地传给子孙后代。

扫描(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