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研究文章>从工业旅游到工业遗产旅游

巅峰在您身边

咨询热线
400-8130-588
24小时专家热线
138-0119-5460
扫描二维码关注巅峰
微信
微 信
微博
微 博

从工业旅游到工业遗产旅游

更新: 2013年01月16日标签: 工业旅游点击量:

工业旅游是伴随着人们对旅游资源理解的拓展而产生的一种旅游新概念和产品新形式。我国近年来发展的工业旅游主要是依托运营中的工厂、企业、工程等开展参观、游览、体验、购物等活动。近年来,我国著名工业企业如青岛海尔、上海宝钢、广东美的等相继向游人开放,许多项目获得了政府的高度重视。在国际上,工业旅游也是一个相对新鲜的领域。但与国内的重大差异是,国际上的工业旅游首先是从工业遗产旅游开始的。格拉汉姆在《往事不会

工业旅游是伴随着人们对旅游资源理解的拓展而产生的一种旅游新概念和产品新形式。我国近年来发展的工业旅游主要是依托运营中的工厂、企业、工程等开展参观、游览、体验、购物等活动。近年来,我国著名工业企业如青岛海尔、上海宝钢、广东美的等相继向游人开放,许多项目获得了政府的高度重视。

在国际上,工业旅游也是一个相对新鲜的领域。但与国内的重大差异是,国际上的工业旅游首先是从工业遗产旅游开始的。

格拉汉姆在《往事不会重现:旅游———未来的怀旧产业》中把工业遗产旅游归咎于人们的“怀旧情结”———尽管工业时代还未真正成为过去,而信息时代对传统生活的颠覆、大都市的“逆工业化”趋势以及“后现代”的来临,使人们产生了对工业技术以及这种技术所衍生的社会生活的怀念和失落感,进而催生了“后现代博物馆文化”———传统的工矿企业成为人们体验和追忆过去的场所。

基于这种“怀旧”,工业遗产旅游前景光明,先前的采煤、纺织、蒸汽机制造等工业中心都是极有潜力的资源。当然,发展工业遗产旅游的原因有很多,从供给方看,主要是追求形象效益和经济效益;从需求方来看,除了满足“怀旧情结”外,求新、求异、求知、求乐也是重要的动机。

德国鲁尔工业区是开发工业遗产旅游的著名例子。20世纪60年代初,鲁尔区本地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连续下降,导致工厂企业纷纷破产、倒闭或外迁。由此带来众多的社会问题,包括内城衰落、严重的失业、年轻劳动力的外迁、城市税收减少、工业污染得不到治理、区域形象恶化等等。

如何对待和处理大量废弃的工矿、旧设备和工业空置建筑成为重要的问题。当时有人认为,倒闭和废弃的厂房和工矿是经济衰退的标志,应当彻底清除,重新建立新城市和新产业;另一些人则主张将其视为工业文化遗产,与旅游开发、区域振兴等相结合进行战略性开发与整治。

在后一种思路下,亨利钢铁厂被改造成一个露天博物馆;废弃铁路和旧火车车皮变成了当地社区儿童的艺术表演场地;蒂森钢铁公司“擦去了脸上的煤灰”,成为以煤铁工业景观为背景的大型景观公园,废弃的旧贮气罐被改造成潜水训练池,堆放铁砂矿的混凝土料场被改造成青年活动场地,墙体被改造成攀岩者乐园;一些仓库和厂房被改成迪厅和音乐厅,甚至高雅的交响乐也以巨型钢铁冶炼炉为背景别开生面地演出,艺术灯光工程使公园之夜充满魅力。

在另外一处有色金属矿加工区奥博豪森,巨大的厂房改建为大型摩尔购物中心,同时开辟了工业博物馆;焦炭厂则变成了吸引众多艺术、创意和设计公司的办公和展览场地。就连原本作为整个工业区废水污水排放管道的埃姆舍尔河,也恢复成为了景观优美的生态流域。鲁尔区由此成为了享誉世界的工业遗址旅游城。

可见,工业遗产的利用和改造有巨大的想像空间。“工业遗产”的概念已渐渐得到认可。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德国鲁尔区的埃森煤矿评为首例以近代工业为主题的世界文化遗产。英国学者J.Arwel Edwards提出,工业遗产旅游地应被纳入更广泛的“遗产旅游”框架中;美国学者Dallen J.Timothy亦指出,个性化的遗产旅游具有广阔的空间。

这些有意义的尝试对我国的启示是:我国发展工业旅游,不应该只看到那些正在生产和经营的工业企业,更应重视发展“工业遗产旅游”。

首先,伴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战略转型,许多退出经营领域的工厂、矿区成了有开发潜力的工业遗址资源。这不仅包括一些大城市市区或近郊的工厂———它们原是被人们忘却的“灰色斑块”;更包括我国的许多老工业基地,如同阜新海州露天煤矿遗址这样的地方。

几十年间,它们见证了新中国工业化进程艰辛而富有意义的历史,几代人的创业历程在这里沉淀为弥足珍贵的记忆。对于它们,我们应该持有一个尊重、保护、改造、更新、再利用的态度,怀着崇敬和珍惜将它们重新幻化成富于生命的音符。

同时,对于那些寻找转型和再生之路的老工业区,工业遗产旅游开发不失为一条可尝试的出路。

事实上,“工业生产旅游”对知名企业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工业遗产旅游”却是“雪中送炭”,有可能真正帮助衰退中的老工业区在从“工业经济”到“体验经济”的转变中找到再生之路。

旅游业作为劳动密集型服务业,创造就业的门槛比较低,提供就业机会的数量多,将帮助工人及其后代实现“重新在公园中就业”的梦想,对促进当地社会的稳定与和谐、繁荣和进步,具有更广泛的意义。

此外,工业遗产的利用和开发有巨大的想象空间。废弃的厂矿区遗址和建筑,相对而言创意和改造的余地较大,也不像一般工业旅游那样担心影响生产。对于大城市周边的厂区建筑,完全可以在其中注入旅游业、商业、休闲服务业、艺术、会展等概念,突出时尚、怀旧的元素,改造成迎合都市人群品味的游憩商业空间;对于那些规模宏大的工业遗址,可以改造为工业遗产主题公园,或打造工业旅游城,甚至可以作为独特的人类物质文化遗产来保护和开发。

总之,从工业旅游到工业遗产旅游,这不仅能拓展我们对旅游资源内涵的理解,丰富旅游产品体系,更能够凸显旅游业在我国经济转型和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方面的良性作用,不失为我国旅游业在未来可以尝试的新思路。

扫描(长按)图片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我们公众号!